一个“采访”垃圾的老记者
作者:坏疽病     体积累加法 :2019-12-13    访问:   

郴州市委大院坐落在苏仙岭西麓,整个大院是一座大花园,花团锦簇,百鸟争鸣.每天早饭后,我坐轮椅到初心路南段,迎着朝阳来看 姹紫嫣红开遍 ,欣赏 万条垂下绿丝绦 就在这个时间,有一个神秘人物,他穿着一件印有 志愿服务 字样的工作服,手上拎着绿色、黄色两个大布袋,匆匆赶来了.他走近绿色垃圾箱,熟练地拿着火钳,伸进箱内,进进出出,连续几次,把自己需要的可回收垃圾,取出来放进绿色布袋里.大功告成后,他挺直身子,得意地笑笑,就朝着另一路段的垃圾箱走了.他一边走,还一边把路上散落的垃圾捡起来放进黄色布袋. 这个 神秘人物 ,其实并不神秘.他只是一个不喜欢张扬的人,也是我多年的好友.他的名字叫谭涛峰,安仁人,农民的儿子,中共党员.他在老家安仁时, 文革 前曾任县委书记秘书,1971年调至湖南日报社任记者,之后,任该报驻郴州记者站站长.新闻记者是无冕王,无冕王就不是官,但是受人尊重.他出了两本书:一本是宣传家乡安仁的《青青莲花山》,另一本是宣传郴州的《五岭足音》.虽然这两本书只是他全部作品中的一小部分,但从中仍然可以看到几十年来郴州社会方方面面的发展变化,无限风光.他的作品,不仅记录了郴州的光荣历史、那血与火编织成的革命老区风貌,更通过一篇篇的新闻作品,宣传了今天的郴州,使郴州在全省,甚至全国范围扩大了知名度、美誉度,为郴州的筑梦、追梦增加了巨大的正能量. 作为一个郴州人,一个具有乡音、乡情、乡思的家乡记者,谭涛峰走遍了郴州山山水水、村村镇镇.作为一个新闻记者,他既采访过乔石、李鹏、杨得志、宋任穷、王任重、唐天际等领导人,也采访过袁隆平、霍英东、斯琴高娃等名人.郴州的人物,他采访过四十余人,有陶艺大师周国桢,老报人龚杰、郭垂辉,作家陈第雄,获曹禺戏剧奖的冯之,获戏剧梅花奖的郭卫民等.谭涛峰曾多次获全省、全国的好新闻奖,2003年春,郴州市委还给他颁发了 新闻宣传突出贡献奖 ,他成了郴州市自解放以来获此殊荣的第一人.表彰通报中说: 谭涛峰同志系湖南日报社驻郴州记者站站长,他从事新闻工作三十多年来,兢兢业业,勤勤恳恳,笔耕不辍,以高度的责任感,深深的本土之情,在全省、乃至全国,大力推介郴州三个文明建设的成绩,尤其是宣传郴州改革开放和经济建设的成就,为宣传郴州、推介郴州,作出了突出贡献 以上种种,都是老记者头上的花环,阳光、荣耀,令人敬慕. 曹丕《论文》有言: 文章经国之大业,不朽之盛事. 老记者的新闻报道是小豆腐块,是速成品,算不算文章?我的回答是肯定的.是不是文章,不能只看篇幅长短,要看思想性和艺术性.从一定意义上说,新闻,就是记录历史,展观的是一个时代的动静信息,采访新闻也是创造未来.广大新闻工作者的鼓与呼,是为社会的进步提供动力,小豆腐块可以起到大文章的作用,速成品可以起到 千古声 的作用.我之所以称谭涛峰为老记者、大记者,是大而不是小,理由就在这里. 老记者退休了,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是 收工 了,开始他人生的第二乐章了.他人生的第一乐章是采访新闻,第二乐章呢?是 采访 垃圾. 他的这一转变,社会上有褒有贬,贬他的人说他沽名钓誉,是作秀、卖乖,他的家人也颇有微词.小孙子说爷爷 捡垃圾好臭,好丑 ,老伴认为他退休后 采访 垃圾,是一种影响形象的变态.她问老记者: 你是不是得了老年疾呆症?我看是的,我送你去找医生看看. 他是有 病 ,但不是 老年痴呆症 ,而是心病,他心中对残障儿童还有一份深沉的牵挂. 老记者为何要 采访 垃圾?因为每天从垃圾桶里拾出的矿泉水空瓶和旧纸板之类,可以卖钱.十几二十个空瓶,才够一斤,一天的收获,卖不到一两块钱.待这些钱积少成多,老记者就寄给慈善机关.其实,老记者已经从工资中拿钱寄给慈善机关用于照料这些残疾智障儿童,为什么还要 采访 垃圾,再寄一份卖废品的钱呢?他认为, 桥是桥,路是路 ,这不是一码事. 杜甫《春夜喜雨》诗云: 好雨知时节,当春乃发生,随风潜入夜,润物细无声. 采访 垃圾的背后,是一个老记者对弱势孩童的关爱,是一个退休老人再为社会做点贡献的无私与善意.这高尚的情操,恰似一场春夜喜雨,润物无声,应该得到社会和家人的理解和褒扬. 范长江是我国新闻界的泰山北斗,他终其一生,执着地践行一个新闻记者的战斗传统,我认为老记者谭涛峰是学习范长江的好学生.他是: 歌泛长江,涛声依旧;情牵五岭,峰势若飞. 愿老记者壮心不已, 涛声依旧 ,直到永远.